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忠于无言

穿别人的鞋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既找不到鞋又找不到路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“信任”的代价   

2016-03-11 18:40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家的门外,是一片比较开阔的水田,乡民们都把它叫作“坝子”,而且通常以各个自然村中人口最多那个姓氏为名称。比如张家坝、王家坝…门口的这个坝子不是很大,也就二、三百亩的样子,但是已经是镇里头最大的一个了。并且这个坝子的名称很特别,它居然是用的村民委员会的大名。
这是一片丰产田,以前每年基本上都耕种两季--水稻和小麦。当然,也还可以间种点儿别的什么东东,因为水稻和小麦收上来之后,中间会有那么一段不长不短的闲田时间。刚刚包产到户的那阵儿,就有不少乡民这么干。因为人多,田地太少,就算是水旱连种加上间种,也照样是比较“亏本”的,毕竟还要吃蔬菜水果啥的。起初,乡民们还得交公粮、提留等等的,有些家庭就过得相对紧巴了。所以,很多年轻人就三五成群的跑到外头(比如广东、福建甚至东北、新疆)去打工了,以至于后来一些五、六十岁的中年人,甚至快七十岁的长辈们也纷纷踏上了外出“勤劳致富”之路。
说实话,外出打工,的确比在家务农挣钱要多,而且没有在田里刨食累。在外打工是净挣,种地呢?老是往外掏--种子、化肥、农药…到后来,还得加施叶肥,不然,不管你种神马水稻、小麦还是豌豆、蚕豆,通通它奶奶的灌不好浆,甚至可能一季辛苦打水漂。久而久之,田地就开始荒废了。好在有气力和耐性的人还是有的,大多数人家的田地才能以非常简单的条件转包出去。就算是这样,乡下的二层小楼还是一栋接着一栋地修了起来。
也就是二十年前吧,市里开始搞起了“城乡一体化”试点,貌似乡民们一夜之间就可以成为令人羡慕的“城里人”了。很多在外打工的人也回来眼巴巴的等待安置。房基地不再审批,女孩儿出嫁要求必须迁出户口,男孩儿结婚则需要征求多数村民的认可,小孩儿一生下来,就有人告诉你最好把户口上在镇里,那个有门牌号却没有自己立锥之地的公务员住宿楼里。当然,没得“人事”的家庭不得不这样子,有“关系”的人就不一样了,他们照样可也以找人批地盖房子,女儿出嫁也不一定迁出户口…等等嘛,明白人都懂的。
一晃二十年过去了,所谓的“城里人”生活,还是猴年马月以后的事情。如今,房子也已经被拆掉四、五年了,那个楼上楼下、电灯电话的居民小区,似乎还在设计师的脑壳里头慢慢地、悄悄地设想着。原来自然村对面的山坳里,基督教堂倒是漂漂亮亮地伫立起来了,而且“生意”出奇的好。
荒了几年的田地,如今灌木成林,野草成片(有一人多高啊),已经有野兔神马的出没了。过了一段“舒心”日子的乡民们,又三三两两的跑回来“开荒种地”了。毕竟,种一点儿是一点儿,毕竟可以补贴一下一日三餐的开销啊。
年前,又有几个沿海“先富起来”的老板,在镇领导的带领下跑来看地盘。不知道是嫌田地太少,还是觉得价钱太高了,说好春节后就过来和村民们当面鼓对面锣的敲定“整体打包”的。现在却迟迟不见“土豪”露面,为了吃饭穿衣和供养老小,乡民们只好一拨拨离开出租屋,再次踏上他乡的热土。如今活路不好找,柴米油盐又便宜不下来,除了那些已经拆迁并且住上了新房、拿到几十上百万拆迁补贴的幸运者,现在敢悠闲地喝茶打麻将,剩下的,还有几个能有事儿没事儿地站在自家杂草丛生的承包田地里,开心地笑出声来啊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